理论研究
您当前位置:黔南州统战部 >> 理论研究 >> 浏览文章

贵州瑶山地区精准扶贫政策及其创新路径研究

作者:莫交余 莫加祥 日期:2020年12月15日

摘要:瑶山,贵州贫穷落后的代名词,是贵州扶贫难度最大的“三山”之一,世代生活在这里的白裤瑶群众以狩猎为生,他们居无定所,由于历史和自然的原因,贵州瑶山地区与现代社会文明形成巨大反差,经济社会发展缓慢,贫困指数居高不下。进入新时代,在党的大扶贫政策的引领下瑶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纵向比是一步跨千年,横向比是差距大。鉴于这样的背景,本课题研究的目的在于从扶贫视角系统整理和归纳瑶山贫困的根源与特点,明晰其扶贫机制、对策,通过理论分析和实证研究,考量瑶山扶贫价值所在和现代使命,在“贵州大扶贫战略”指导下,为贵州瑶山地区的精准扶贫提供理论依据。

关键词:瑶山       扶贫开发     精准扶贫

一、贵州瑶山地区基本情况

 贵州瑶山地区位于贵州省荔波县西南部,隶属瑶山瑶族乡,目前官方认定的瑶山地区指的是瑶山乡的拉片、英盘、菇类、董别四个村(2005年把原拉片村和英盘村合并为拉片村、把姑类村、董别村合并为菇类村),与广西河池市南丹县接壤,土地总面积43.815平方公里,人均耕地面积0. 5亩,菇类和拉片村辖22个村民小组(其中21个瑶族村民小组、1个苗族村民小组),742户3099人(截止2019年9月底),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581户2470人,2014年贫困发生率86%,2019年9月,已脱贫565户2423人,未脱贫22户70人,贫困发生率2.24%。

二、贵州瑶山扶贫开发的基本历程概况

 瑶山,贵州落后的代名词,贵州极贫的“三山”地区之一,是典型的深山区、石山区,世代生活在这里的白裤瑶群众以狩猎为生,他们居无定所,至今仍保留着“刀耕火种”的原始耕作方式和原始粗犷的风俗,由于历史和自然的原因,贵州瑶山贫困地区与现代社会文明形成巨大反差,二元经济特征明显。1980年新华社记者杨锡玲通过内参报道了瑶山的贫困状况后,引起了党中央的高度重视,时任总书记胡耀邦同志亲自作出批示:“少数特别落后地区,要派专员去用心研究,切实帮助那里的人民在二三年内翻过身来。”1985年时任贵州省委书记胡锦涛同志根据胡耀邦同志批示精神亲自到瑶山调研,对贵州瑶山的扶贫工作做了具体安排,从而拉开了瑶山扶贫攻艰工作的序幕。自此以后胡锦涛、乔石、朱镕基、陈至立,李克强、刘延东、孟建柱、贾庆林等中央领导先后到瑶山调研扶贫工作,贵州省历届省委、省政府领导也对瑶山给予了巨大关心,中央部委更是给予了具体的帮助和支持。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经过大规模扶贫开发和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的实施,特别是进入新时代的精准扶贫以来,贵州瑶山地区农村扶贫开发工作取得显著成绩,瑶山贫困发生率逐年减少,绝对贫困发生率由2014年86%下降到2019年9月的2.24%。随着瑶山扶贫工作的不断深入,瑶山地区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得到了较大提高,绝大部分瑶胞摆脱了长期贫困的困扰,过上了温饱的生活,使瑶山地区展现出现代文明的曙光。

 瑶山扶贫开发的第一阶段(1980年至1993年):这阶段各级党委、政府开始投入大量资金开发建设瑶山,如修建王蒙至瑶山至捞村的乡级公路(过境瑶山乡政府)和自来水(1984年),解决了瑶山地区部分群众(拉片一、二、三组及老乡政府)出行难和饮水难的问题,也是荔波第一个通自来水的乡镇。尽管如此瑶山地区98%的瑶族群众依然住在简陋的茅草屋,人畜饮水依然依靠望天水。

 瑶山扶贫开发的第二阶段(从1994年到2000年):这阶段国家实施八七扶贫攻坚,在党中央、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关注和支持下,瑶山地区开展了有计划、有组织、大规模的扶贫开发。

 一是实施“教育三包政策”。治贫先治愚,扶贫必扶智。知识灌输是改变瑶山地区瑶族群众思维观念的有效途径,教育更是阻断瑶山地区贫困代际传递的治本之策。再穷也不能穷瑶山的教育,1994年,贵州省委、省政府为改变和解决瑶山地区贫困群众子女入学难问题,在瑶山地区率先实施“教育三包政策”,此举为当时贵州教育之先例,“教育三包政策”即:瑶族群众子女从小学至初中阶段在校的生活费、书本费、学杂费全免。二是打好基础设施硬仗。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修一条通组路,解决瑶山地区群众的出行问题多年来一直成为群众的迫切期盼。在1994年之前,瑶山地区的公路建设非常落后,全乡只有一条县级公路(王蒙至捞村的过境公路),全乡17个村民小组无通组公路,群众的生产生活物资只能依靠人力和畜力进行驮运。国家八七扶贫攻坚实施后,政府耗资大量资金修建了17条通组的毛坯路,彻底解决瑶山地区村民组、自然寨不同公路的历史。三是打好住房硬仗。为彻底解决瑶山地区群众的住房问题,从1994年开始瑶山乡党委、政府推行“政府补助建房经费和群众出工出力相结合”的政策,在瑶山地区的17个村民小组大规模修建木瓦房(瑶山第一代移民房),从而使瑶山地区的部分瑶族群众彻底告别了茅草屋、住上了较为舒适的木瓦房。

 瑶山扶贫开发的第三阶段(从2001年到2013年):这阶段瑶山地区的拉片村和菇类村已被纳入省级深度贫困村,瑶山地区群众收入有所提高,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也得到极大改善。

 一是继续抓好基础设施硬仗。瑶山地区的拉片村、菇类村22个村民小组已全部实现“二通”即:通电、通路。二是继续解决住房问题。为改善瑶山群众住房,分四个阶段修实施建房,第一阶段2002年,在瑶山乡拉片移民点修建了60栋160平方吊脚楼(瑶山第二代移民房),并象征性收取基本的基建费(位置较好的收取3000元、位置较偏的收取1500元);第二阶段2003年至2006年,瑶山乡在菇类村懂蒙组、更龚组(其中更龚组在2003年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援助修建了吊脚楼)、懂别组、九加组、懂瓜组、拉更莫组、懂书组、更威组、拉片村一、二、三、四组修建了简单的吊脚楼供部分瑶族群众居住。第三阶段2010年,修建120平方砖混移民房(第三代移民房),该移民房二楼盖瓦加外墙粉刷,农户只要交纳7000元便可入住;第四阶段2013年,修建122平方砖混移民房(第四代移民房)和瑶山商业街移民房,其中该砖混移民房二楼为水泥平顶加盖瓦且内外墙全部粉刷,其中2013年修建砖混移民房农户只要交纳30000元便可入住;而瑶山商业街移民房在2018年5月份之前按人口和楼层进行分配(家庭人口5人以下的贫困户可享受80平方的移民房,家庭人口6人以上的贫困户可享受160平方的移民房),当时贫困户入住的条件是象征性收取基本的基建费二楼1.5万、三楼1万(2018年6月份以后免费提供瑶族群众入住)。

 瑶山扶贫开发的第四阶段(从2014年到2020年):2014年(标准2300元)瑶山地区贫困人口581户2432人,即便如此,瑶山地区返贫现象时有发生贫困问题依然突出,且与周边布依族村寨群众的差距越拉越大。对“一方水土养育不了一方人”的村组实施了大规模的瑶族群众整组移民工作,2018年7月至2020年1月,瑶山地区共移民到大小七孔景区集散中心梦柳布衣风情小镇40户,移民到荔波县城移民点226户894人(其中拉片村96户379人、菇类村130户515人)。自此,瑶山地区瑶族群众全部住上了安全住房,彻底告别茅草屋、告别居无定所,生活质量前所未有的提升。

三、贵州瑶山地区贫困根源分析

 (一)极为落后的生产力。生产力是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生产力水平高低,决定人类生活质量的高低。瑶山地区生产力的落后以瑶山地区的拉片村、菇类村为例,进入21世纪后依然过着刀耕火种、狩猎为生,传统的原始农业占主要地位,无传统的水田进行耕种,形成“赶山吃饭”的生产方式,上山打猎依然是瑶山地区群众获取生活物资的重要手段。在瑶山,男耕女织,封闭式的经济结构一直延续到解放前,直到现在,这种自然经济的古风余韵依然未能绝迹。

 (二)社会制度变更不适应。贵州瑶山地区是中国解放后由原始社会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的部落民族,也是中国最后原始社会的地区。哪怕是人类进入了21世纪,瑶山地区依然保留着男人上山打猎、女人在家织布和刺绣的生活模式,并相当完整地保留着该区域民族、社会、经济发展的特殊性和民族固有的文化传统。

1956年瑶山地区开展了土地改革,成为瑶山历史上划时代的社会变革。虽然制度的变迁使瑶山地区的瑶族群众分到了田地,但经济社会的发展并不能像政治变革那样在一夜之间可以完成。分到田地之后的瑶族群众只会简单种植玉米,不会种植水稻等其他的农作物,加上瑶山地区瑶族群众长期形成上山打猎的习惯未改变,以致现在依然流传着这样段子:不打鸟鸟飞了,不打米米还在!意思就是在秋收时节,瑶族群众认为不打鸟鸟会飞走,不打米米还在田头。换句话说,在农忙季节,瑶山地区的瑶族群众优先上山打猎,其次才是进行农业生产。

 笔者曾在2011年至2014年在瑶山中学任教,2018年3月至今派驻到瑶山地区开展脱贫攻坚工作,通过长期的调研发现瑶山地区依然延续着从原始社会遗留下来的很多陈规陋俗。如很多年轻人宁可上山打猎也不外出务工,得过且过容易知足,无忧无虑过着宁静而贫穷的生活。进入新时代的精准扶贫后,各级党委、政府虽然在人力、物力、财力上给予瑶山地区大力的支持和保障,但瑶山地区依然存在着“苦熬不苦干”的想法,对美好生活没有向往。瑶山地区的瑶族传统习惯更多地趋向于“重义轻利”,甚至有“以上山打猎为荣,以务农经商打工为耻”的现象。如2017年,贵州省某领导到瑶山地区调研扶贫工作,走访几户村民,发现刚实施的瑶山鸡、养牛等扶贫产业已不见踪影,于是询问原因?村民回答自己都吃不饱哪来的米养殖。领导追问为什么不种米?村民回答等把前年种的米吃完了再种,领导听后,一脸的茫然。

 瑶山地区过去的扶贫模式更多是“输血”式而不是“造血”式,村民接受物资之后往往转手卖掉,然后挥霍一空,没有将物资投入生产中。同时,部分传统陋习也加剧了贫困的发生。比如瑶族群众有白天聚众喝酒的习俗,男人经常会烂醉如泥,而女人却不能喝醉酒,当地有不成文的规定是丈夫喝醉酒以后妻子必须不离不弃的守候在丈夫的身边,直到丈夫醒酒为此,这样的传统加剧了扶贫的艰巨性。

 (三)生存环境恶劣,农民增产增收难。瑶山地区是典型的喀斯特地区,石漠化较为严重,在瑶山乡拉片村和菇类村人均耕地面积不足0.5亩,且土地贫瘠,水源枯竭,基本无水田,由于瑶山地区普遍坡度陡峭,道路崎岖,加之瑶山的生产力又非常落后,当地瑶族群众只能采用传统原始的耕作方式,一些缺乏牛、马等牲畜的特困户只能全靠人力耕作,甚至还有部份瑶族群众仍采用刀耕火种的原始耕作方式,再加上喀斯特地区岩多土少,绝大多数农户的土地土层薄、土质差,广种薄收,还有不少“鸡窝地”(即石头窝里有一小窝土),印证了当地的俗语:“种一坡,收一锅”。由于瑶山地区的石漠化现象严重,难以蓄存雨水,地表水流失很快,农业生产受到严重影响,很多地方只能“靠天吃饭”,导致农作物产量很低,遇到干旱时颗粒无收。土地贫瘠也制约瑶山地区种养殖业的发展,到目前瑶山地区的拉片村和菇类村产业还未形成产业化、规模化,大多群众都是以传统农业为主,导致群众整体收入不高,无资金发展产业。

 (四)教育资源匮乏,文化程度低。教育的落后是制约瑶山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解放前瑶山地区没有学校,因此多数妇女没有文化,45岁以上的妇女连基本的汉话都不会讲,男人多数是文盲或小学文化,形成了无文化、无技术的局面,发展致富难上加难。从调研的情况看,由于瑶族群众的文化水平低、思想较为保守,这种现象在瑶山地区普遍存在。以瑶山地区菇类村为例,90%贫困户受教育程度较低,基本没有初中以上学历,如瑶山地区的菇类村九加组、懂瓜组、懂别组到2019年为此还没有真正意义上读完中学参加中考的初中毕业生。且很多村民对教育需求不足,教育长期不被重视,认为孩子到了一定年纪不应该再上学而是要上山打猎或结婚来帮衬家里的生计。长期居住大山的瑶族群众思想闭塞,对党的扶贫政策认识浅显,缺乏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更缺乏主动奔小康的动力,已经成为瑶山地区脱贫动力不足,贫困代际相传的主要原因,加上瑶山地区的很多群众无直接的经济来源,对孩子的上学不管不问,甚至在“读书无用论”思想盛行下,导致辍学率居高不下。

 (五)封建迷信和丧葬大操大办盛行。瑶山地区群众虽没有宗教信仰习俗但却信仰鬼神和大自然。瑶山群众生病信鬼神不信医生,致使病残人数较多,加重了家庭负担,导致有病残人家庭经常出现返贫现象。如瑶山地区盛行的“做鬼”活动其实就是信仰鬼神的一种活动,“做鬼”分为做“小鬼”、“中鬼”、“大鬼”。做“小鬼”指的是瑶族群众家庭进行一种信仰鬼神的活动,如家中有人生病或家庭发展不顺,当地群众就会做“小鬼”的祭祀活动(用家中的鸡、猪、牛等进行祭拜鬼神),做“小鬼”祭祀活动时所有家人必须返回家中,在“小鬼”祭祀活动当天家中的妇女和小孩不能大声说话和进行劳动;做“中鬼”指的是以村民小组(寨子)进行一种信仰鬼神的活动,如村民小组(寨子)经常有人生病、年轻人意外死亡频繁或村民小组(寨子)发展不顺,当地群众就会做“中鬼”的祭祀活动(村民AA制购买鸡、猪、牛等祭拜鬼神),做“中鬼”祭祀活动时所有外出务工及在校读书的学生必须返回家中参加,在“中鬼”祭祀活动当天村民小组(寨子)的妇女和小孩不能大声说话和进行劳动;而所谓的做“大鬼”活动指的是同一宗姓的一种祭祀鬼神活动,如在瑶山地区姓“谢”、“何”“陆”“王”家族之间进行的较为大型的祭祀活动,其程序和做“中鬼”一样。瑶山地区盛行的“做鬼”活动极大程度上影响了生产,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瑶山的贫穷与落后,正所谓的“喝在酒上,用在神上”是当地经济社会的真实写照。与此同时,当地轻生重死观念严重,近年来瑶山地区的葬礼攀比屡见不鲜(在瑶山地区老人过世时杀两头水牛以上,每头水牛的价格均在一万以上),形成大操大办、铺张浪费的风气,不仅破坏生产力,还导致部分瑶族群众致贫和返贫,这也是瑶山脱贫攻坚路上的拦路虎。

 (六)缺乏水资源。水对是人类生命的源泉,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不可缺少的最重要的物质资源之一。而在沟壑纵横山谷幽深的瑶山地区,由于石漠化较为严重、土地贫瘠,严重的缺乏水资源。进入新时代的精准扶贫时期,在各级党委、政府的支持和帮助下,当地老百姓的生活用水已经得到保障,但生产用水全部依靠望天水,这也是瑶山长期贫困的主要原因之一。

 (七)交通不变、信息闭塞。瑶山地区地处喀斯特地区,山峰连绵、岩石陡峭,道路崎岖,“这边喊人那边应, 走了半天不见人”是瑶山地区交通的真实写照。新中国成立后这种状况有所改观,在20世纪70年代,修建了瑶山的第一条县级公路(王蒙至捞村的过境公路)。国家八七扶贫攻坚实施后,政府耗资修建了17条通组的毛坯路,彻底解决瑶山地区村民组、自然寨不通公路的历史。由于瑶山山高路远,群众居住地又较为分散,投入的通信基站设备成本过高,截止2020年6月,瑶山地区还有10个自然寨没有手机信号,更谈不上4G网络,导致瑶族群众无法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再加上历史原因和落后观念的影响,瑶山地区的文盲、半文盲居多,很多人听不懂当地汉话和普通话,影响了信息交流。上述因素造成瑶胞不能或不能及时获取科技信息和市场信息,造成了瑶山与外界的脱节。

四、新时期贵州瑶山地区扶贫开发面临的问题与挑战

在贵州瑶山地区,精准扶贫工作的开展不仅面临着发展基础薄弱、内生动力不足等贫困地区普遍存在的问题,更为重要的是,该地区特殊的自然地理条件和独特的民族历史文化,精准扶贫政策实施也面临着一系列更为个性化的问题,主要表现在:

 (一)基层党组织薄弱,战斗力不强。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时期,发挥农村基层党组织对扶贫攻坚的引领作用,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根本保证。瑶山地区村两委班子文化水平的高低决定着班子战斗能力的强弱。在瑶山地区乡土人才奇缺,同时由于瑶山地区环境恶劣、生活艰苦,即使引进人才也留不住。瑶山地区的拉片村、菇类村村支(两委)班子基本上都是没有读完初中的“初中生”且部分都还是贫困户,这样的村两委班子要带领群众致富是难上加难,进而影响了瑶山地区脱贫攻坚工作的顺利开展。当前基层党组织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一是党的组织生活制度落实不好。支部除了进行表决(选举、处分党员)、组织参观考察等活动外,其他组织生活开展不正常。二是基层党员大部分都是贫困户,无法起到带头和先锋模范作用。三是发展党员后备力量薄弱,很多的自然村寨连个党员都没有,如瑶山地区的菇类村九加组、懂书组、更威组无党员,也没有发展党员的后备力量。

 (二)脱贫方式单一,后续脱贫动力不足。瑶山地区由于历史原因、地理条件和自然环境的影响,而当地瑶族群众的主要收入来源仅靠传统原始耕作的农业收入,想送小孩上学无能为力,基本生活难以保障,更没有资金投入到再生产中。有的瑶族群众虽然从事一些当地旅游产品(如刺瑶绣、制作当地陀螺、编制当地的旅游工艺品)的加工或发展瑶山鸡养殖,但未形成规模、未形成产业,收入微薄。由于缺乏文化,当地瑶族群众的转移性收入较少,外出务工人员不多,导致家庭无直接的经济来源。为能如期打赢瑶山地区的脱贫攻坚战,切实改善瑶族群众生活,荔波县党委、政府按照政策兜底脱贫一批、生态补偿脱贫一批的政策,在瑶山地区实施了一系列的惠民脱贫政策,截止2020年6月份,瑶山地区的拉片村、菇类村享受农村低保共计316户,占瑶山地区总户数的42%(占建档立卡贫困户的54%);实施生态补偿191户191人(当地称为护林员,月工资为800元/月)除此之外,拉片村和菇类村的就业援助岗26户26人(月工资400元)、扶贫专岗27户27人(月工资400元),瑶山地区的脱贫方式单一、主要依靠政府扶持,一旦上级取消农村低保、生态补偿、就业援助岗及扶贫专岗,瑶山地区90%的瑶胞即将返贫,未达到可持续脱贫的目标。

 (三)村集体经济薄弱,缺乏特色产业。由于瑶山地区石漠化现象非常严重,可耕土地面积少,瑶山地区的养殖产业以牛、羊、猪、瑶山鸡为主,农作物以玉米为主,种养殖业小,不成规模,加之水、电、路等基础设施不匹配,难以带动整村经济发展,加上管理机制落后,资金保障和管理保障难以做到可持续发展,瑶山地区的拉片村和菇类村经济极为薄弱,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极为缓慢。由于历史原因及自身条件的限制,上级和帮扶单位、爱心企业等给予的扶贫资金无法落地生根,只有入股公司进行分红,难以带来持续长久的经济效益。

 (四)整组搬迁入住难。2018年6月至今,瑶山地区大规模实施了拉片村英盘一、二、三组、拉朝组,菇类村懂别组、更龚组、九加组、拉更莫组、懂蒙组、更威组的整组搬迁到梦柳小镇和荔波县城,其目的是让当地瑶族群众一步住上新房子,彻底告别瑶山地区恶劣的自然环境。但实施整组易地扶贫搬迁后,大部分移民群众“守土”情节严重,同时由于历史的原因,近乎封闭的生活环境、长期积淀来的习俗文化及其他一些因素的影响,造成一些群众综合素质相对低,形成了一些比较固化的落后观念,再加上大部分瑶族群众文化水平低甚至大部分群众不会说汉话适应不了现代文明的生活节奏,出现“两头住”情况,甚至出现了移民不移人的状况。

 (五)返贫现象严重。瑶山地区的群众文化程度普遍偏低,群众自主脱贫意识不够,内生动力不足,等靠要思想严重,导致贫困户青壮年转移就业热度不高,外出就业的瑶族群众由于不懂汉话也没有劳动技能被清退返回的较多,再加上瑶山地区的瑶族群众容易知足,信鬼神不信科学,没有上进心,导致返贫现象加剧。

 (六)卫生状况令人堪忧。由于瑶山瑶胞是一个游猎民族,再加上长期缺乏水资源,当地的老百姓形成了不讲究个人卫生和室内卫生的不良习惯。“不洗手、不洗脸、不洗头、不洗碗、席地而睡”“贫穷落后,脏乱不堪”,曾经是瑶山地区给外界最直观的第一印象。瑶族群众的个人卫生和室内卫生问题表面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却是瑶山地区开展脱贫攻坚最难啃的“硬骨头”。如果说让当地瑶族群众“住上好房子、过上好日子”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硬件工程,那么“养成好习惯,形成好风气”则是攻坚克难的深层次扶贫难关,是瑶山地区决胜脱贫攻坚第二主战场必须攻下的一块“硬骨头”。笔者2018年3月到瑶山地区的菇类村开展脱贫攻坚工作至今,最为头疼的工作就是瑶族群众的个人卫生和室内卫生状况,每逢上级领导到瑶山检查脱贫攻坚工作,驻村的脱贫攻坚队员都要亲自上阵帮群众洗碗、打扫室内外家庭卫生、叠被子(群众基本不会叠被子)等,以便迎接上级的检查。

五、贵州瑶山贫困地区精准扶贫创新路径及对策

 (一)抓好教育基础工程。习近平总书记2015年11月27日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曾指出:“治贫先治愚,扶贫先扶智。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治本之策。目前,一些贫困地区教育发展面临很大困难,由于各种原因,贫困家庭孩子辍学失学还比较多,“读书无用论”观点也有所蔓延,不少贫困家庭子女受教育程度同普通家庭的差距在扩大。贫困地区教育事业是管长远的,必须下大气力抓好。”自八七攻坚以来,各级党委、政府为了改变瑶山贫穷落后的面貌,投入了大量的财力、人力建设瑶山,但瑶山就像扶不起的阿斗一样,总是陷入脱贫又返贫的怪圈中,归根到底就是瑶山教育的缺失。笔者在瑶山开展脱贫攻坚工作期间,看到很多低龄辍学儿童,政府成立了针对瑶族辍学儿童的“兴趣班”,但是治标而不治本,这是导致瑶山贫困家庭贫困现状无法从根源上得到解决的重要原因。家长没有文化,孩子辍学没有文化,这样也是贫困延续的原因之一。要抓好瑶山的教育建议采取以下措施:一是各级党委、政府加大对瑶山教育的投入和支持,如实行十二年免费教育政策等;二是实行瑶山地区教育与当地党政“一把手”考核乃至提拔进行挂钩,实行教育考核“一票否决制”,要用过去开展计划生育工作的方式去攻坚瑶族地区教育工作,倒逼和扭转观念,阻断贫困代际传递。三是在瑶山地区推行教育惩罚和奖励制度,如凡是群众送小孩读完初中、高中、大学的分别给予相应奖励和惠民政策的倾斜,反之则按义务教育法进行惩罚。四是发挥统战作用,积极引导和动员各民主党派、新的社会阶层和无党派人士等统一战线力量参与瑶山教育扶贫,发挥统一战线人才、智力、技术等,为瑶山地区脱贫攻坚出谋划策,牵线搭桥,巧借外力,积极争取行业部门的定点扶持,解决瑶山地区群众所需所盼。

 (二)实施农业产业项目扶持。由于瑶山地区贫困原因的特点,单纯依靠市场投资主体去发展产业,显然不现实,因此应在政府指导下发展特色农业,如政府聘请农业专家到瑶山实地考察和调研,并结合瑶山实际和市场需求发展瑶山特色产业,同时建议省州县加大企业集团对瑶山的结对帮扶,采取龙头企业+贫困户的模式,做强做大“瑶山鸡”品牌。

 (三)继续完善基础设施建设。精准扶贫脱贫的关键就是要坚持以民为本的发展思路,始终与人民群众保持一致,切实为民办事,做好民生工程。瑶山地区主要是交通不便,必须修建乡村公路、实现公路到组,同时加快瑶山拉片客运站建设,方便群众出行;鼓励瑶山群众自主创业、自主就业,鼓励和引导有实力的旅游公司对瑶山旅游开发进行重新定位,如:瑶山地区的拉片村、菇类村要实现长远脱贫必须靠旅游,建议省州县在政策、项目、资金上加大倾斜力度,支持瑶山古寨景区提质扩容,发展旅游产业带动群众增收脱贫;加大投入完善瑶山地区通信网络建设,利用电商把瑶山的特色产品销往全国各地。

 (四)转变群众思想观念。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7月20日在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曾指出:“摆脱贫困首要并不是摆脱物质的贫困,而是摆脱意识和思路的贫困。扶贫必扶智,治贫先治愚。贫穷并不可怕,怕的是智力不足、头脑空空,怕的是知识匮乏、精神委顿。脱贫致富不仅要注意‘富口袋’,更要注意‘富脑袋’。”在经历了几千年原始社会之后,瑶山地区的群众在新中国短短几十年间经历巨大变迁,“曾经一步跨千年,而今跑步奔小康”是现今瑶山的真实写照,但瑶山地区的瑶族群众由物质层面脱贫向精神层面脱贫却任重道远,在跑步奔小康的路上瑶族群众出现很多的不适应性,尤其是培养瑶山地区群众良好的生活习惯、良好的社会风气需要久久为功。当地党委、政府推行了“一扫二剪三洗四禁五比”的村规民约,每个自然寨每个月都要进行一次表彰大会,以此倒逼家家户户自觉讲卫生树新风。经过几年努力瑶山地区的部分瑶族群众家庭卫生状况有所好转,部分妇女还养成了叠被子的好习惯,但目标依然艰巨,需要长期坚持。

 容易满足现状,对美好生活没有向往和追求是瑶山地区瑶族群众的生活现状,如瑶山地区的群众外出务工(或在家种水稻)一年收入5万元(或5千斤大米)时,群众观念是全家先把5万元(或5千斤大米)消费完后再外出务工(或再种植水稻),这也是瑶山地区返贫率过高的主要原因。建议瑶山党委、政府出台鼓励瑶族群众发展生产和外出务工方面的政策,如但凡是瑶山地区群众连续外出务工两年以上的给予物质和精神方面的鼓励,以此带动更多的群众可持续外出务工,增加收入。

 (五)巩固和完善易地移民搬迁成果。目前瑶山地区的易地移民搬迁达到 272户1102人,但实际情况是“两头住”情况严重,出现了移民不移人的状况。易地扶贫搬迁既要“挪穷窝”、也要“换穷业”、“拔穷根”,故抓好瑶山地区的易地移民搬迁工作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业,在实行大规模群众移民过程   

中要注意循序渐进,不可冒进。建议:一是结合瑶族群众实际情况解决好就业问题,否则再好的移民房也不能吸引群众。二是加强引导和鼓励,移民的最终目的是 “住得下、能致富”。但现在瑶山地区的移民搬迁其实就是一个文明打破另一个宁静,扶贫的出发点是好的,但由于移民搬迁步子太快,出现群众不适应的现象。当地党委、政府在瑶山地区先推行换位式、体验式的方式,轮流多频次带群众到城市体验和感受外面世界的美好及给生活带来便利。同时扶智扶贫重点从年轻一代开始,双语教学,以幼儿的教育心态开启开化,加大奖励,将现金兑换成城市生活体验券或旅游券,先引导和培养他们的生活习惯,后再落地实施搬迁,群众在语言上,文化上,生活技能上都有一定基础了才能稳得住,要不即便搬迁成功,也会成为城市的一块癣,一次不当的扶贫会带来多代扶贫人的痛。三是通过技能培训、文盲培训班提升群众劳动力素质,一方面要在易地移民搬迁点大力开展就业培训和扫盲培训,转变观念;另一方面要在易地移民搬迁点推广技能教育,实现贫困家庭劳动力生产能力和劳务输出技能培训的全覆盖,提升瑶族群众劳动技能,真正实现“挪穷窝”、“换穷业”、“拔穷根”,让群众主动告别贫穷与落后。

 (六)发挥基层党组织先锋模范作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的工作最坚实的力量支撑在基层,最突出的矛盾问题也在基层,必须把抓基层打基础作为长远之计和固本之举,努力使每个基层党组织都成为坚强战斗堡垒。目前,在瑶山地区的拉片村和菇类村党组织中仍然存在着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发挥不够的问题。有的党员由于年龄、文化程度等因素,再加上自己本身就是贫困户,难以发挥带头致富、带领致富的作用;有的党员存在“老好人”现象在主持公道、伸张正义、打击歪风邪气上和乡村环境整治中先锋模范作用不够。要在精准扶贫中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就必须要转变党员的风气、营造和宣传正能量,让党员干部“硬”起来,让党员“红”起来,切实让党旗飘扬在瑶山地区脱贫攻坚的各项工作之中,进而引领瑶山人民奔小康!

 (七)实施旅游+扶贫战略,带动群众致富。瑶山地区瑶族群众长期生活在深石山区且属“直过”民族,文化素质和劳动技能低,狩猎习好和懒散慢及脏乱差、好酗酒等陋习较重,怕生不愿接触外人,融入社会较慢,对党委、政府安排给的就业无所适从或不服从企业的管理,常常出现人岗不适、不欢而散的情况。但瑶族有丰富民族文化,如猴鼓舞、丧葬、服饰、陀螺等都属非遗文化,同时白裤瑶历史文化灿烂,风俗神秘、奇异、令人遐想,是一个具有神迷的古老民族,至今仍保留着“刀耕火种”的原始耕作方式和原始粗犷的风俗,保留着大量的远古遗风,被誉为“原始社会遗存的活化石” 和“ 东方印第安人”。在荔波实施全域旅游发展战略的背景下,瑶山地区的旅游资源开发前景甚为广阔,应积极探索发展瑶山旅游的新路子,实施瑶山旅游+扶贫战略。

 调研中发现尽管瑶山旅游资源丰富,但目前瑶山地区旅游资源的开发仅停留在初级的粗放型阶段,瑶山乡党委、政府虽通过与荔波文旅集团共同开发瑶山旅游,但目前的现状不够理想。其主要表现为缺乏品牌意识、形式单一、定位模糊、缺乏文化灵魂,同时开发资金严重不足,资源保护力度极差,市场运作水平低,贫困群众参与性有待加强等问题。为此,对瑶山旅游+扶贫提出一些初步构想:

 1、积极打造荔波古瑶文化大品牌。品牌就是消费者识别的标记,这个标记必须能够把自己和竞争对手区别开来。从这个意义上看,瑶山地区古瑶文化应当充分利用其独特的民族文化打造猴鼓舞、瑶族服饰、陀螺文化、瑶族粮仓精品酒店、瑶族饮食等独具特色的旅游品牌文化。

 2、依托瑶山陀螺知名度及“中国陀螺之乡”开发国际性陀螺训练基地。瑶山地区的竞技陀螺和花样陀螺已多次荣获国家级大奖并多次走进全国著名卫视,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当地党委、政府应该借助瑶山陀螺的知名度,在国家体育竞技项目的基础上,主动牵头将陀螺申报成为亚运会竞技项目乃至奥运会竞技项目,并依托世界自然遗产地、国家级大小七孔景区及“中国陀螺之乡”,将瑶山地区申报为 “国际性陀螺训练基地”,提升荔波瑶山景区的国际影响力和竞争力,从而瑶山地区的瑶族群众吃上“陀螺饭”。

 3、将独具特色的瑶族禾仓打造成精品度假酒店。随着人们旅游观念由单一观光到复合型旅游的转变,近年来带有浓厚民族文化精品酒店和民宿异常火爆,其火爆背后的原因是精品酒店和民宿是新生事物,有自己的个性和主题,不会让旅行者产生审美疲劳。而具有民族特色的瑶族粮仓建筑,具备打造成精品酒店和精品民宿的条件,且前景极为广阔。在瑶山地区积极引导、鼓励并支持瑶山地区的贫困户发展具有瑶族粮仓模式为主题的原生态精品酒店和民宿。其外观要保持原始白裤瑶粮仓风格,内部装修向高端酒店发展,整体上突出瑶族元素风格,并让精品酒店和民宿具有特色和文化,凸显浪漫之旅,从而达到以旅游带动消费促进白裤瑶群众脱贫致富。

 4、开发具有现代特色的瑶族民族服饰。服饰是一个民族文化的表征,服饰民俗是人民思想意识和精神风貌的表现,也是生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瑶山地区白裤瑶的瑶族服饰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特别是瑶族女性的“两片瑶” 夏季服饰,其正常穿着是不遮双乳,穿着较为原始,瑶族女性这样“另类的打扮”不是情欲上的展露,而是对伟大母亲的至高无上的崇拜。很多游客对瑶山地区的瑶族服饰情有独钟,但由于瑶族服饰全是纯手工制作,造价成本过高,故让很多游客望物兴叹。建议在瑶山地区开发白裤瑶服饰旅游产品时要结合时代特征和游客的消费能力,既要继承瑶族服饰的特点又要与时俱进的利用现代制作服饰的技术,以满足游客购买需求,从而使白裤瑶的民族服饰旅游开发走上专业化的道路,进而带动群众致富奔小康。

 5、开发白裤瑶饮食文化。饮食是人类生活方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体现着当地的社会和文化特点,也是重要的民族文化旅游资源。据统计在现代人的旅游消费中食的消费在旅游六大消费要素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在旅游消费中仅次于购物消费。在地处大小七孔核心景区附近的瑶山地区要吸引广大旅游者前往游览观光,不仅要有秀丽的自然风光,而且还要有独具特色的风味饮食。建议从三个方面开发饮食文化一是兴建瑶族饮食文化一条街;二是现场制作特色饮食,比如说制作瑶山特色酸水豆腐,可以为旅游者提供一次学习制作的机会,让旅游者既有视觉上的享受,同时也可使旅游者一饱口福;三是举办节庆活动与民俗特色饮食,节庆活动与民俗特色饮食几乎是形影不离的,有节庆活动的地域一般都会有民俗特色饮食的伴随。节庆活动历来都是特色饮食展示和宣传的最佳时期,因为一般情况下节庆活动中的饮食是必不可少的。瑶山瑶族同样可以利用自己的节庆活动来大力宣传本民族的民俗特色饮食,例如被外界称之为“中华第一长席”的 “瑶王宴”,这样既可以吸引更多的游客,又可以推动当地旅游事业的发展,增强旅游的魅力,同时也可以使当地的特色民俗饮食的知名度得以提升,促进当地旅游事业的发展及增加瑶山地区群众的收入。

六、结束语

 贵州瑶山地区的脱贫攻坚工程是一项深入民心的德政工程,更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政治任务,也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和社会主义本质的具体体现,是解决千百年来贵州瑶山地区告别贫穷落后、人民奔小康的唯一途径,应当引起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并将其列为日常主要工作来抓并认真落实。研究和探讨当前贵州瑶山地区贫困根源发生的自身规律及特征,并提出有效建议及对策,进而更好的引导瑶山地区的精准扶贫工作,也是当前精准扶贫过程中一项较为重要的课题,笔者以上的拙见其根本目的是为了推动瑶山地区的脱贫攻坚工作效微薄之力,从而使贵州瑶山地区真正早日脱贫奔小康。

主要参考文献:

[1]荔波县脱贫攻坚指挥部  编制:《荔波县脱贫攻坚政策汇编》(P).2019年8月

[2]荔波县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荔波县脱贫攻坚指挥部办公室编制:《荔波县脱贫攻坚培训会课件汇编》(P).2018年3月

[3]荔波县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荔波县脱贫攻坚指挥部办公室编制:《荔波县脱贫攻坚资料汇编》(P).2018年3月

[4]瑶山乡人民政府  编制《瑶山瑶族乡脱贫攻坚资料汇编》(P).2019年5月

[5]作者:中共中央组织部干部教育局:《精准扶贫 精准脱贫》(P).党建读物出版社,2018年05月。

[6] 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P).中国农业出版社,2018-08-01。

[7]张金豹.把抓基层打基础作为长远之计和固本之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基

层组织党建工作重要论述札记之一(EB/OL).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2014年11月13日15:02   .

[8] 祝灵君.以提升组织力为重点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EB/OL). 中青在线新闻网.2018-03-27 10:30 

分享到:0

中共黔南州委统战部主办    地址:中共黔南州委统战部 电话:0854-8222611

Copyright(C) 2008-2020  中共黔南州委统战部版权所有   黔ICP备15000059号

本网站由 黔南热线 全程策划制作 (统战部)